年底清收力度加大 银行加速不良资产处置

 新闻资讯     |      2019-11-05 17:03

进入四季度,处置不良资产成为银行工作重点之一。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近期部分中小银行内部召开不良贷款清收相关工作的会议;部分农商行则选择通过定增并“搭售”不良资产进行化解。某国有大行青岛分行风控部门负责人坦言“四季度不良处置的需求确实会比较大”。

从整个不良资产市场来看,监管方面对银行处置不良资产过程是否合规尤为关注。记者梳理今年以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的罚单发现,多张罚单直指银行违规掩盖或处置不良资产、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等乱象。

一位资深AMC人士告诉记者,由于银行加大了不良资产处置,导致不良资产市场供给较多,目前来看,不良资产的处置价格相对有所下降。“从合作的方式来看,在监管部门的严厉规范下,银行处置不良资产更加审慎,以前‘假出表’的路子不好走了。”

前三季处置不良超万亿

近期,多家地方中小银行内部召开不良贷款清收相关工作会议。以安乡县农商行为例,近日该行召开不良贷款清收工作动员大会,大会提出在清收工作中,该行要承担清收主体责任,落实自主清收措施;同时,县政府要采取县领导牵头、分组督导、部门配合、乡镇参与的有效形式开展清收不良贷款工作。

除了一些银行开展清收工作之外,也有银行发动员工在微信朋友圈销售不良资产。东北一家城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在朋友圈“晒”起了自家银行的不良资产,从描述来看,该不良资产为借款人的抵押物,因借款逾期形成不良资产,银行方面将其抵押物进行拍卖。

值得注意的是,定增“捆绑”销售不良资产包也成为部分农商行“消化”不良资产的“新玩法”。以山东某农商行为例,该行拟定向增发7.14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4.29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并且该行明确提出获得入股资格的条件之一是“在认购股份前,须承诺每股另行出资0.9元用于购买不良资产”。

针对上述定增“捆绑”销售不良资产的方式,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向记者分析:“定增搭售不良资产的主要是小银行居多,而且并不太常见。原因是小银行近两年资产质量压力较大,同时又面临急切的资本补充压力所致。”

山西一家农商行人士表示:“今年以来我行加大不良资产处置,考虑到我行今年的利润情况,不良资产处置主要以清收为主。”

上述受访国有银行青岛分行风控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我行的不良贷款处置由资产保全部负责。从合作方来看,由于四大AMC有更多资源购买不良,因此我行与四大AMC合作更多一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同类型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大型银行由于自身盈利能力较强,同时具有不良资产处置业务的能力,一般不良资产处置方式的选择范围更广,除了自身消化,还可以运用资本市场手段和投资银行业务处置,联合各方力量和各种资本,通过企业并购和债务重组处置,以及通过外包,发挥社会中介机构作用处置;中小银行由于自身业务限制,可能选择范围就相对少一点。”武雯如是称。

不过,在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罗荣华教授看来,尽管可选的处置方式不如大银行丰富,但是中小银行的优势在于深耕地区、地方关系网较为熟稔,因此中小银行通常能协调各方资源选择最优的处置方式。

另外,银行在选择何种方式进行处置还要视不良资产的具体情况而定。某资深AMC人士告诉记者,一般来讲,对于逾期12月以内或者有抵押物的不良资产,银行方面会内部处理;一些较难处置的不良资产,银行方面会通过“好坏搭配”转让给收购方。

罗荣华亦向记者分析,对于银行而言,相对优质的不良资产,银行更倾向于通过单户转让的方式处置,可获取的利润更多;而质地较差、处置难度较大的不良资产,由于单独处置难度大、利润空间小,更多地会通过与其他不良资产一起打包转让的方式进行处置。

10月21日,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不良贷款约1.4万亿元,同比多处置1765亿元。

从整个不良资产处置市场来看,武雯指出,不良资产处置市场逐步规范健康发展,随着行业准入的逐步放开,目前不良资产处置主体已由原来的四大AMC扩展到“4+2+N+银行系”的多元化竞争格局,其中,“2”代表现在银监会政策所规定的每省最多可设立两家地方AMC;“N”指各地的资产管理公司及省政府批准的地方AMC;银行系则是指正式获得银监会批准筹建的银行系债转股专营机构。

“不良资产市场服务商逐步增多,市场化运作的基础更为稳固。随着市场参与主体的不断丰富,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的通道更为畅通,相对来说,可能价格会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武雯表示。

监管剑指不良资产处置风险

记者梳理银保监会官网公布的罚单了解到,监管部门较为关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存在的以下行为:违规掩盖或处置不良资产、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不良贷款核销不规范、不良资产转让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空存空取掩盖不良资产、违规调整贷款五级分类等。

前述受访资深AMC人士也表示,监管对银行不良资产转让的真实性尤为关注,以前银行可以通过找第三方机构“代持”不良资产实现“出表”,如今这一模式已被叫停。

“不良资产出表是不合规的,我们不做出表业务。”前述受访国有银行青岛分行风控部门负责人表示。

在祭发罚单的同时,监管部门出台相应文件引导银行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不良资产处置相关工作。

5月份,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提到,将不良资产管理作为整治乱象的工作之一,其中包括违规通过以贷还贷、以贷收息、贷款重组等方式延缓风险暴露,掩盖不良贷款;人为操纵风险分类结果,隐匿资产质量;人为调整贷款逾期天数,规避逾期贷款入账要求;直接或借道各类资管计划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

同时,23号文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不良资产收购业务作为整治的重点之一,主要规范以下方面:为银行业金融机构规避资产质量监管提供通道;以收购金融或非金融不良资产名义变相提供融资;批量收购个人贷款;收购非不良资产;非金收购标的不真实;“三查”不完善;不良资产处置不规范等。

7月份,银保监会发文要求,地方AMC不得帮金融企业虚假出表掩盖不良资产,而在去年,银保监会规范四大AMC回归主业。罗荣华告诉记者,在监管要求之下,四大AMC、地方AMC重新聚焦于不良资产主业,这会让AMC机构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收购、处置不良资产上;从不良资产需求的角度来看,更多的资金将会倾注在不良资产收购上,AMC机构与银行的合作将逐步增多,合作方式将更加多元化。而随着不良资产需求逐步扩大,参与机构日益增加,市场应该说总体更有效率,成交价格会更加接近潜在的真实价值。

此外,包括福建、宁波、安徽在内的地方监管部门也出台了相应文件,引导辖区内银行在保证合规的前提下加大不良资产的处置。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在10月21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不良资产风险仍然是当前的一个主要风险,一方面,要采取多种手段化解处置不良,从2017年年初到现在,已经处置了4.9万亿元不良贷款,采取了多种处置方式;另一方面,要做实不良贷款,就是把不良贷款的数字做实,严防银行机构做假账,使不良贷款在五级分类的基础上能够真实反映银行贷款的风险水平。

谈到监管部门重视处置不良资产的原因,中国工商银行总行高级风险经理郝志运向记者分析,监管部门今年尤其重视不良资产清收处置的原因,一方面是结构性去杠杆已达到预期目标,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监管要求银行加快处置不良,为新增信贷投放腾出空间,进一步满足实体经济和民营企业的融资需求;另一方面是为了更加有效地防范金融风险,及时化解信用风险隐患,避免风险集聚而产生系统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