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子女李鹏称曾称“你是总理 浦东开发这件事你要管”[资料]

 新闻资讯     |      2019-09-10 17:26

1982年9月13日,十二大闭幕后的第二天下午,、等中央领导人来到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专门接见39位新当选的年轻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这些年轻的干部依次步入大厅,其中包括53岁的水利电力部第一副部长李鹏、47岁的天津市委书记和39岁的甘肃省建委副主任。

李鹏曾在回忆录中细致地还原了当时的场景。“拉着我的手说:多年不见了。说:久仰,久仰。说:你爸爸是李硕勋,我们熟得很。说:你妈妈身体可好?从我开始,每个人都和中央领导同志握了手。”

由于烈士子女的身份,李鹏比其他人更早进入的视野。多年来,对待李鹏有一种对“革命后辈”的关爱之情,在信任支持之外更多了一层勉励。

第一次见到李鹏是在1945年,那时从前线回到延安,参加党的七届一中全会,见到了从四川、重庆辗转来到延安读书的李鹏。当时李鹏只有17岁。刚见面,就满怀深情地对少年李鹏说,我和你父亲很熟,在上海一起做地下工作,后来他在海南岛牺牲了,很可惜。

对李鹏父亲李硕勋、李鹏五舅赵世炎的感情十分深厚。和赵世炎都是四川人,年少时先后加入吴玉章倡导主办的重庆留法预备学校和北京法文专修馆学习。1920年10月,乘坐的邮轮经过39天的海上颠簸终于抵达法国。在巴黎,受到了比他早4个月赴法的赵世炎的热烈欢迎。旅法学生中,年龄最小,才16岁,年长他4岁的赵世炎如同兄长一般,带着他勤工俭学,开展斗争,并介绍入党。1923年3月,赵世炎赴苏学习,在巴黎给他送行,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赵世炎从苏联回到中国后,于1927年被捕遇难。这段法兰西岁月中结下的兄弟情谊,从此深深留在的心里。

1929年,回国后的发动百色起义,建立红七军并担任政委,当他奉命进行新的革命工作时,接替他红七军政委一职的正是赵世炎的妹夫、李鹏的父亲李硕勋。不幸的是,李硕勋在1931年遇难了。

此后,非常怀念赵世炎、李硕勋。在延安,这种怀念之情转变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和其他革命领导人对李鹏这批烈士子弟的成长倾注了很大心血。后来,李鹏赴苏留学、参加工作都离不开等人的关心。

1955年,李鹏学成回国,进入电力部门工作。1958年9月,等几位中央负责同志到吉林丰满水电厂视察,李鹏是该厂主持生产建设的副厂长。当时,丰满水电厂处于一个尴尬时期。由于前一年松花江流域爆发大洪水,水库实行了放流。但1958年,松花江上游出现大旱,加之 “”导致各方面用电量激增,丰满发电厂增加了发电量,水库的水位降得很快,发电库容几乎没有了。在大坝上,指着消落过度的水库对李鹏说,今后你们要学会按经济规律办事。他同时又鼓励李鹏好好干:“现在有人攻击丰满发电厂,说去年放流不当,今年又把水用干了。你不要听这些话,用棉花把两个耳朵塞住,照样工作。”

1983年,李鹏被任命为副总理后,经常问李鹏电力工业和三峡工程的情况。在1985年的一次谈话中问道:“电的问题,我主要关心后十年电是怎么安排的。到本世纪末电要搞到多少,才能保证经济翻两番的需要?”李鹏回答:“至少要与国民经济同步发展,搞到2亿千瓦以上,办法就是大家办电,不是一家办电……只要政策对头,把电搞上去还是很有希望的。”高兴地说:“这我就放心了。”“看来电有希望,翻两番有希望。”

在李鹏熟悉的电力领域,的态度是信任与鼓励;在李鹏不熟悉的其他工作领域,的态度则是积极帮助他。1988年,李鹏出任国务院总理,同时担任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他“深感自己责任重大,能力和资历都难当此重任”,于当年5月带着一堆关于外交工作的疑问,走进了的家门。李鹏子女看出他的畏难情绪,温和地叮嘱他:“我就担心你不敢大胆工作,要努力学习,在工作中锻炼自己,使自己成熟起来。周恩来总理是世界公认的外交家,你们在对外交往中,要学习他那种泱泱大国总理的风范。”还在这次谈话中概括了自己对外交问题的主要看法。他告诉李鹏,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两大主题,世界大战一时还打不起来,要抓住这个有利的机遇,争取取得更大的成绩。

担任中国这个10多亿人口的国家的总理,肩上的担子堪比千斤万斤。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总理都要管,可是工作千头万绪,该如何提纲挈领地抓起来呢?对此,讲了一句精辟的话:“总理的屁股要坐在改革上。”

李鹏当总理时,我国经济社会改革与发展正处于关键时期。1988年元旦,还是国务院代总理的李鹏在全国政协茶话会上提出,当年首先要认真抓好的三件大事中,第一件就是稳定经济和深化改革。随后的几个月中,国务院不断推进价格改革工作。但是由于各方面条件的制约,再加上没有经验,这一年的“价格闯关”没有成功。物价飞涨,人们生活受到影响,积累了大量的矛盾。1988年9月,中央把经济工作的重点转移到 “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上。1989年的平息后,我国开始系统地总结经验,寻求改革的突破。

1990年,把注意力转向了上海。2月17日,对李鹏说:“你是总理,浦东开发这件事,你要管。”3月3日,又把和李鹏约到他家里,分析了上海在技术、工业、金融和人才方面的优势。说,上海是最有发展前途的地方,开发浦东的事你们要认真抓。李鹏立即进行了具体安排,他派副总理去上海,解决了上海长期上缴中央财政比例过大的负担,为开发浦东创造了财政条件。4月中旬,李鹏又率领国务院有关部委的负责人到上海,进行调查研究。4月18日,李鹏在上海正式宣布,党中央和国务院同意在浦东实行经济特区的政策。

浦东开发推动了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其后的南方谈话又提出了新的思想理论。实践与理论两方面都准备好了。1992年,党的十四大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作为总理,李鹏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成员一起,推动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初步建立。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1982年9月13日,十二大闭幕后的第二天下午,、等中央领导人来到人民大会堂新疆厅,李鹏子女专门接见39位新当选的年轻中央委员和中央候补委员。这些年轻的干部依次步入大厅,其中包括53岁的水利电力部第一副部长李鹏、47岁的天津市委书记和39岁的甘肃省建委副主任。

李鹏曾在回忆录中细致地还原了当时的场景。“拉着我的手说:多年不见了。说:久仰,久仰。说:你爸爸是李硕勋,我们熟得很。说:你妈妈身体可好?从我开始,每个人都和中央领导同志握了手。”

由于烈士子女的身份,李鹏比其他人更早进入的视野。多年来,对待李鹏有一种对“革命后辈”的关爱之情,在信任支持之外更多了一层勉励。

第一次见到李鹏是在1945年,那时从前线回到延安,参加党的七届一中全会,见到了从四川、重庆辗转来到延安读书的李鹏。当时李鹏只有17岁。刚见面,就满怀深情地对少年李鹏说,我和你父亲很熟,在上海一起做地下工作,后来他在海南岛牺牲了,很可惜。

对李鹏父亲李硕勋、李鹏五舅赵世炎的感情十分深厚。和赵世炎都是四川人,年少时先后加入吴玉章倡导主办的重庆留法预备学校和北京法文专修馆学习。1920年10月,乘坐的邮轮经过39天的海上颠簸终于抵达法国。在巴黎,受到了比他早4个月赴法的赵世炎的热烈欢迎。旅法学生中,年龄最小,才16岁,年长他4岁的赵世炎如同兄长一般,带着他勤工俭学,开展斗争,并介绍入党。1923年3月,赵世炎赴苏学习,在巴黎给他送行,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赵世炎从苏联回到中国后,于1927年被捕遇难。这段法兰西岁月中结下的兄弟情谊,从此深深留在的心里。

1929年,回国后的发动百色起义,建立红七军并担任政委,当他奉命进行新的革命工作时,接替他红七军政委一职的正是赵世炎的妹夫、李鹏的父亲李硕勋。不幸的是,李硕勋在1931年遇难了。

此后,非常怀念赵世炎、李硕勋。在延安,这种怀念之情转变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和其他革命领导人对李鹏这批烈士子弟的成长倾注了很大心血。后来,李鹏赴苏留学、参加工作都离不开等人的关心。

1955年,李鹏学成回国,进入电力部门工作。1958年9月,等几位中央负责同志到吉林丰满水电厂视察,李鹏是该厂主持生产建设的副厂长。当时,丰满水电厂处于一个尴尬时期。由于前一年松花江流域爆发大洪水,水库实行了放流。但1958年,松花江上游出现大旱,加之 “”导致各方面用电量激增,丰满发电厂增加了发电量,水库的水位降得很快,发电库容几乎没有了。在大坝上,指着消落过度的水库对李鹏说,今后你们要学会按经济规律办事。他同时又鼓励李鹏好好干:“现在有人攻击丰满发电厂,说去年放流不当,今年又把水用干了。你不要听这些话,用棉花把两个耳朵塞住,照样工作。”

1983年,李鹏被任命为副总理后,经常问李鹏电力工业和三峡工程的情况。在1985年的一次谈话中问道:“电的问题,我主要关心后十年电是怎么安排的。到本世纪末电要搞到多少,才能保证经济翻两番的需要?”李鹏回答:“至少要与国民经济同步发展,搞到2亿千瓦以上,办法就是大家办电,不是一家办电……只要政策对头,把电搞上去还是很有希望的。”高兴地说:“这我就放心了。”“看来电有希望,翻两番有希望。”

在李鹏熟悉的电力领域,的态度是信任与鼓励;在李鹏不熟悉的其他工作领域,的态度则是积极帮助他。1988年,李鹏出任国务院总理,同时担任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他“深感自己责任重大,能力和资历都难当此重任”,于当年5月带着一堆关于外交工作的疑问,走进了的家门。看出他的畏难情绪,温和地叮嘱他:“我就担心你不敢大胆工作,要努力学习,在工作中锻炼自己,使自己成熟起来。周恩来总理是世界公认的外交家,你们在对外交往中,要学习他那种泱泱大国总理的风范。”还在这次谈话中概括了自己对外交问题的主要看法。他告诉李鹏,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两大主题,世界大战一时还打不起来,要抓住这个有利的机遇,争取取得更大的成绩。

担任中国这个10多亿人口的国家的总理,肩上的担子堪比千斤万斤。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总理都要管,可是工作千头万绪,该如何提纲挈领地抓起来呢?对此,李鹏子女讲了一句精辟的话:“总理的屁股要坐在改革上。”

李鹏当总理时,我国经济社会改革与发展正处于关键时期。1988年元旦,还是国务院代总理的李鹏在全国政协茶话会上提出,当年首先要认真抓好的三件大事中,第一件就是稳定经济和深化改革。随后的几个月中,国务院不断推进价格改革工作。但是由于各方面条件的制约,再加上没有经验,这一年的“价格闯关”没有成功。物价飞涨,人们生活受到影响,积累了大量的矛盾。1988年9月,中央把经济工作的重点转移到 “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上。1989年的平息后,我国开始系统地总结经验,寻求改革的突破。

1990年,把注意力转向了上海。2月17日,对李鹏说:“你是总理,浦东开发这件事,你要管。”3月3日,又把和李鹏约到他家里,分析了上海在技术、工业、金融和人才方面的优势。说,上海是最有发展前途的地方,开发浦东的事你们要认真抓。李鹏立即进行了具体安排,他派副总理去上海,解决了上海长期上缴中央财政比例过大的负担,为开发浦东创造了财政条件。4月中旬,李鹏又率领国务院有关部委的负责人到上海,进行调查研究。4月18日,李鹏在上海正式宣布,党中央和国务院同意在浦东实行经济特区的政策。

浦东开发推动了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其后的南方谈话又提出了新的思想理论。实践与理论两方面都准备好了。1992年,党的十四大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作为总理,李鹏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成员一起,推动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初步建立。